夜见

近期沉迷制作文字游戏

更文缓慢,见谅


日常:

制作标题

收集素材

观看教程


沉迷刀剑乱舞

大爱平安太刀与皇家御物

深更半夜又来了一只……

好,你慢慢在邮箱里躺着吧

仓库满了装不下你(:з」∠)_

原来和日服的报酬一样是真的

通关超难有几率掉落大典太……

嘛,我的欧气大概都是跑偏的吧【x】

反正战扩和限锻对我一直不太友好(:з」∠)_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学习~

蓝桥春雪覆晚樱:

陆旻与花与云:



厉害了




余弈弈弈弈:







研究








猫花花:















造列?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p1~p5  爷爷与活击审的互动,莫名感觉有点萌?

“哪怕是你,也不能随便进入我的房间啊”

原谅我一看到这句话,就忍不住笑出声

也不知道自己的笑点在哪……


p3  活击审的办公室,在我看来无比高大上,原来本丸的室内装修如此豪华气派吗……


p6  活击本丸的大食堂???其他人匆匆露了个脸or背影


以及,第一部队终于要出阵了吗?!

期待~

我想,可能我和古墓派比较有缘吧……(:з」∠)_

抽了好几次六连,愣是没看到传说中的小姐姐

却迎来了金铃儿他同门师兄弟若干……

比如,不食人间烟火的拂尘,妖异邪魅的冰魄银针,新来的貌似挺友善的金丝冰绡……

加上金铃儿,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古墓组”嘛【x】

也许以后会有收集成就……?(:з」∠)_

给刀刀们的四十九封信(打刀篇·上)


*漫长的百日

*自家本丸

*打刀的场合

——————————————————————


第十二封

「致  鸣狐,

嗯,小叔叔好。

第一次见到您,还以为您是从东京吃货那里跑出来的,或者说和脑白金有什么亲戚关系……

啊,不不不,非常抱歉,只是觉得从外表上看,您与他十分相似,具体来说,相似度达到了七成左右。

不过,仅仅是外表相似而已,在其他方面,诸如性格、个人经历之类就完全沾不到边了。

说起来,似乎一直听到的话语,几乎都是您随身的那只狐狸所说的呢,几乎未曾听到过您亲口说出的话……

嗯,我明白您不善言辞,但出于私心,还是希望能听到更多您本人亲口说出的话语……抱歉,这样的要求是否显得有些过于唐突了呢?

只是觉得,您本人的声音很好听,想更多地听到一些。」

“鸣狐,收到了一封信,是谁写给你的?”狐狸跳上鸣狐的肩膀,好奇地把头凑近信笺。

鸣狐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开口,“……是主上。”

“唔,是主上大人么……什么?!”

不理会狐狸的惊呼,鸣狐定定地注视着信笺,良久,他那面罩下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想更多地,听到我的声音么?”




第十三封

「致  宗三,

与你初次见面时,那瘦骨嶙峋的身体,苍白无血色的皮肤,哀愁的面容,令我十分印象深刻。

此后,总会时不时地关注着你,总感觉一阵狂风刮过来就能把你掀倒在地上,或者会一不小心染上风寒什么的……

啊,非常抱歉,只是在看着你的时候,内心总会有这种感觉而已。

你曾问过我,是否也想让天下的象征陪侍自己。

那时,我是这样回答的:我首先看到的,只有宗三左文字,而不是什么天下的象征。

现在,我的答案依旧是如此。

虽然事实上,你如果不向我主动提起你是天下的象征这件事,我可能要等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会知晓吧……(划掉)

嗯,我明白,你一直以来都渴望作为武器在战场上战斗,而不是作为一个艺术品被束之高阁……

或者,用你的话来说,是作为一只笼中鸟被囚禁着、束缚着……

也许你到了我这里,依旧觉得自己只是从一个牢笼到了另一个牢笼而已……

但,还是希望你能在这里生活得更加愉快。」

宗三左文字放下信笺,幽幽叹息一声。

“……您是这么认为的么?”




第十四封

「致  清光,

清光,是我的初始刀,亦是陪伴在我身边时间最长的刀剑,同样,也是最为了解我的刀剑。

从一开始,在这座本丸建立之初,仅仅只有你和几个小短刀,在那时,你俨然成为了这座本丸的顶梁柱……

后来,本丸逐渐壮大起来,兼先生、大俱利、骨喰、鲶尾、堀川、长谷部、一期、石切丸……

他们逐渐来到了这里,现在的本丸已经看不到最初的寂寥了,这里人数众多,每天热热闹闹的。

在我的内心深处,你一直是非常可靠的,总感觉有一些事情只有你能做到,别人无论如何都不行……

说起来,那时第一次帮你涂指甲油,是我第一次帮别人涂指甲油。

其实在遇到你之前,自己未曾接触过指甲油……

不过,我感觉现在涂指甲油的技术还过得去,也是多亏了清光呢。

总之,谢谢你,陪伴在我身边,与我共同成长。

P.S.清光一直都很可爱呢。」

“嗯?居然有我的信吗?是谁写给我的呢……”加州清光拿起了桌面上的一封信,他疑惑而好奇地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

片刻后,他微红了双颊,声音竟有些哽咽,“主上……一直是这样认为吗?我真的很可靠,也很可爱?”




第十五封

「致  安定,

虽然已经记不清你是何时来到本丸的,但你很早就来了,好像距离本丸成立才不过两日。

当时,清光一看到你出现,他前所未有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至今,我对此仍然记忆犹新。

考虑到你们俩的羁绊与情谊,那时我便自作主张地将你们安排在一个房间,不仅如此,安排出阵、内番和远征时,也尽量把你们排到一起……

……的确很自作主张是吧,但是,看到你们相处很融洽,我便放心了。

以及,安定真的非常憧憬崇拜着冲田君呢,身上有很多地方与冲田君非常相似……

嗯,他的确是一位值得憧憬的人,我从心底也认为如此。

虽然在你心里,也许我尚不及他的十分之一,但我仍然在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大和守安定刚刚打开信封,拿出信纸,加州清光正好从门外走进来,他瞄了一眼信纸,“你也收到了主上写的信啊……”

“你不也是。”大和守安定拿着信笺,看到前半部分的内容,不禁会心一笑。

“诶诶?上面写了什么,你笑得这么开心?”加州清光狐疑地望着他。

“没什么。”大和守安定浏览了一遍信笺后,把它重新对折好,放回了信封里。

“冲田君……还有,现在的主人……”

他发出了一声轻喃,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听到。




第十六封

「致  歌仙,

初次见面时,便被你胸前的那朵牡丹所吸引,听到你自我介绍说自己是爱风雅的文系名刀。

也许从那一刻起,风雅、文艺便与你的形象一同深深地刻入了我的脑海里。

其实,在我心目中,一直对古典文化和文人墨客怀有莫名的憧憬,也想变得更文艺,或者更雅致一些,然而……

……咳咳,往事不堪回首,还是不提了。

相处久了之后,了解到你不仅擅长写和歌俳句,还擅长对茶具、武器等进行鉴定,还会做一些料理……

总觉得,你多才多艺,很厉害呢。

如果可以的话,挺想跟你学习和歌……唔,一直都对和歌挺感兴趣的。」

歌仙兼定颤抖着双手,放下了信笺,他深呼吸了好几下,似乎在平复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

良久,他深深叹息了一声。

“唉!不是我故意这么说,但是……主上啊,和歌对于您而言,还是过早了……”

“不,我的意思是说……虽然对于您的赞美感到很高兴,但是……您该好好地,先练练您的书法,如何?”




第十七封

「致  兼先生,

嗯,写这封信的时候,一时忍不住使用了堀川对您的称呼。

不过,平时在本丸里也同样是这么称呼您的。

虽然您也许是本丸里年龄最小的,呃,与其他人相比。

但在我看来,您同样属于长辈。

说起来,兼先生早在很久以前,就来到了这里呢。

初次见面时,感觉您既强大又帅气呢,是真的这么觉得。

后来新学会了一个词:爱抖露,意思就是偶像,总感觉您是最具有爱抖露气质的刀剑。

您时常说,您是实用性与美观并存的刀剑,这一点,我很赞同。

以及,您常常挂在嘴边的一些实用性与外表的观点,现在仔细想来,觉得很有道理。

总之,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兼先生收到了主上写的信吗?上面写了些什么呢?”堀川国广站在一旁,望着和泉守兼定手中的信纸。

和泉守兼定快速浏览了一遍信笺,得意的说,“她夸我是兼具实用性与美观的刀,还说我具备偶像气息……”

“是这样啊,我也是这么认为呢。”堀川国广微笑着说道。




TBC

今天是新游《梦间集》正式公测的日子

虽然早就预约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试玩了一下午,感想如下:

• 扑面而来的中国古风气息,不管是BGM、背景,还是人设……

• 中国兵器和宝物拟人化,你会看到诸如倚天剑、屠龙刀、圣火令等器物的拟人化形象……

• 战斗方式挺注重策略,如同下棋一样


总之,感觉有一点点像中国版的刀剑,但是有个不同的地方……

那就是,会有漂亮的小姐姐出没,比如淑女剑……

没错,不仅有帅气或者可爱的小哥哥,还有漂亮的小姐姐……

货真价实的小姐姐……


不过,刚刚从梦间集回到自家本丸,就冷不防听到爷爷“哈哈哈”的开门声,近侍也是他……

之前一边在电脑上玩别的游戏,一边手机开着游戏,刀装十连没有一个金,还炸了三个……

感觉莫名有点渗得慌……

大概,我会被打屁股【x】

经历了24连坠机,第25次终于出货了(:зゝ∠)_

说来也奇怪,当出现4h的时候,我突然有强烈的预感,就是他……

加速出来后,果然是他

就任以来,限锻第二次出货……

继续躺平(:з」∠)_

消失的太鼓钟贞宗


*版本更新之后的bug

*自家本丸

*婶被吓得不轻

*私设有

——————————————————————


听说,最近政府似乎又准备开什么大型活动,好像是叫什么……夏日祭?

听说,要开放新的地图,据前辈们说是很令人感到绝望的7图……

听说,短刀们的极化修行也要开始了……

“给,审神者大人,这是您全新的刀帐。”

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的狐之助,嘴里衔着一个紫色的卷轴。

审神者一直很好奇,它是如何在衔着东西时还能保持吐字清楚的……

“嗯,多谢……话说,狐之助,你在送刀帐过来之前,没有吃油豆腐吧?”

审神者一边从它嘴里拿出卷轴,一边随口问了一句。

“怎、怎么会呢……刀帐既然已经送到了,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如果政府有新的通告,我会再来的。”

狐之助看上去有些心虚,摇了摇蓬松的尾巴,跳到空中,伴随着轻微的空气炸裂声,身影忽然消失在空中。

虽然它的样子很可疑,但每次送来的新刀帐的确是整洁干净的,审神者从来没有在上面发现一些看上去很可疑的不明液体……

嘛,狐之助的确是个很神奇的存在。

“主上,这是战绩报告,请过目。”

审神者抬头一看,身着深蓝色狩衣的付丧神步履优雅地走进门,手中捧着一叠紫色封皮的小册子。

“啊,放在桌上就好了,辛苦了……那个,三日月殿下,抱歉让您搬这么多东西,您的腰不要紧吧?”

审神者担心的眼神在三日月的腰间徘徊。

“哈哈哈,虽然是老人家,但身体还硬朗,搬这点东西不成问题。”

三日月宗近稳稳当当地把手中捧着的一叠小册子放在审神者面前的桌上,余光瞄到桌面上紫色的卷轴。

“嗯,新的刀帐到了吗。”

“是啊,政府每次实装新刀,都要收走原来的刀帐,再统一发放新的刀帐……这更新换代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好麻烦……”

审神者习惯性抱怨了一番,依旧如往常那般,随手打开卷轴,扫视一遍刀帐里自己现有的刀。

本来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但审神者在扫视了一遍刀帐之后,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自己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确,审神者从来都知道。

于是,她再次扫视了一遍刀帐,这回她感觉到,刀帐里……好像少了一把刀……

为了确认一下到底少了谁,审神者这回睁大了眼睛,仔细地、从头到尾地查看刀帐……

她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刀帐里……似乎,少了太鼓钟贞宗……

起初以为是自己看走眼,但审神者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仍然没有发现太鼓钟贞宗的身影……

消失了,仿佛他从未在那里存在过……明明应该是,在烛台切光忠旁边的……

刀帐上现有的刀消失……意味着什么?

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也从未听说过这种情况,审神者的大脑一片空白,内心涌上一股焦虑。

“怎么会?怎么会……哪里都找不到……”

“主上?发生了什么?”

一声呼唤让审神者回过神来,望着神情疑惑的三日月,她不知道如何向他解释清楚目前的状况,并且,她脑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没、没有事,我先出去一趟,抱歉……”

审神者向他致歉后,慌忙一路跑出了办公室。

那一刻的想法是……去亲自确认一下,自家本丸的太鼓钟贞宗,还在不在……

“主殿?您为何如此神色慌张?”

审神者在回廊里偶然碰到了一期一振。

“啊,是一期啊,那个,有没有看到贞酱?”

“太鼓钟?很抱歉,我没有看到他……主殿找他有事?”

一期一振摇了摇头,疑惑地看着审神者。

“没、没事,谢谢了……”

审神者的心沉了一点,但她还没有放弃,匆匆忙忙告别了一期一振后,她接着在本丸里继续找。

“主公大人?怎么了?看起来好慌张啊……”

“发生了什么事?大将,你的脸色很差。”

审神者一路小跑着,经过田地时,遇到了正在做田当番的五虎退和药研。

“没、没事,那个,你们有没有看到贞酱?”

“非、非常抱歉,没有看到……”

“太鼓钟?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在厨房里帮忙吧。”

五虎退的回答令审神者的心又沉了一点,但药研的话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

“厨房吗?多谢了,我马上就过去……”

审神者只留下一句话,立刻风风火火地奔向厨房。

然而,厨房里只有正在处理食材的烛台切,还有在一旁帮忙的大俱利。

“那个,咪酱,咖喱,贞酱……在哪里?”

在厨房里并没有发现太鼓钟贞宗的身影,审神者的心沉到了谷底。

若是连咪酱和咖喱都不知道他的行踪,那就真的……

“主上?小贞刚才……”

烛台切光忠刚想回答,一个元气的声音突然从门口响起——

“小光!我来华丽地援助你了……诶诶诶?!”

太鼓钟贞宗反映过来时,身体已经被自家主上紧紧抱住了。

“贞酱,贞酱……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呜呜呜呜哇!”

自家主上的双臂牢牢地箍住了自己的身体,自己完全动弹不得,想要挣扎却又不敢太过用力,怕伤着她,只能僵硬地被她抱住。

不知为什么,自家主上今天突然跑来厨房,而且,一见到他就紧紧抱住他,不肯撒手,还哭出了声……

“唔,主上……放、放开……快、快要不能呼吸了……”

因为身高的原因,感受着挤压脸部的两团柔软,太鼓钟贞宗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大脑立时当机……

……

最后,烛台切及时上前拯救了被自家主上“抱杀”的贞酱,经过一番询问和解释之后,审神者终于安心回到了办公室。

“嗯,回来了啊。”

审神者看到,三日月宗近依旧留在办公室,端坐在桌旁,捧着一杯茶。

“啊,嗯嗯,三日月殿下,难道一直在等我……十、十分抱歉!”

审神者无比尴尬地慢慢移动到自己的座位上,一边打开刀帐,一边思考如何向他解释清楚……

不过……

“诶?居然,重新出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审神者打开刀帐后,以为像之前发现的那样,太鼓钟贞宗的身影消失不见,然而,这回他老老实实地待在烛台切光忠的旁边,资料也重新显示了出来。

这样的情况,好像之前所看到的,全是错觉一样……

“主上是在说刀帐上有刀消失一事么?”

一旁安静地喝茶的三日月,突然淡淡地来了这么一句。

“诶?”

原本苦恼于如何向他解释清楚的审神者,诧异地望着他。

三日月殿下,不笑的时候,意外地气势恢宏啊……

“那仅仅是政府的失误罢了,你离开之后不久,狐之助又把刀帐换了一次。”

说完,三日月又恢复了往常的和蔼可亲老爷爷形象,笑得眉眼弯弯。

“哈哈哈,茶真不错,有团子的话那就更好了。”

听到这一句,审神者拿他没办法,无奈地起身,去找咪酱要团子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为您端来团子……”

于是,关于刀帐上太鼓钟贞宗消失一事,便不了了之。






小剧场




1.

狐之助:给,审神者大人,这是您全新的刀帐。

婶婶:我其实很庆幸,你不像大蛇丸那样,把卷轴从肚子里拿出来什么的……

狐之助:???



2.

三日月:嗯,新的刀帐到了吗。

婶婶:是啊,政府每次实装新刀,都要收走原来的刀帐,再统一发放新的刀帐……这总会让我有一种……我是在更新我的精灵图鉴的既视感……

三日月:???



3.

婶婶:其实,我刚开始发现贞酱不见了,第一反应就是“鹤球是不是你干的”……

鹤丸:马上就被怀疑了呢,但这次可真不是我干的。

婶婶:后来我仔细一想,觉得不太可能是你,不考虑如何让刀帐中的刀消失这个问题,本丸那么多刀,为何只有贞酱消失了?如果是你干的话,更大程度上会把自己弄没吧……我是这样想的。

鹤丸(摸下巴):把自己从刀帐中弄消失,这将会成为不错的惊吓吧……

婶婶(微笑):想都别想。



4.

婶婶:话说,贞酱你当时怎么不在厨房里啊?

贞酱:啊,我去换了一身衣服,因为之前衣服上不小心沾到一点油。

婶婶: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当时不在场,可让我一顿好找。

贞酱:没办法啊,因为我必须时刻保持华丽帅气……衣服上沾到油看起来就不华丽了……

婶婶:……我竟无言以对。




FIN.

恐惧迷宫(三) part 2


*all审,不同支线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

*不是现paro

*私设……习惯就好

*灵感来源于《幽暗迷宫4:十二道恐惧(Sable Maze 4 : Twelve Fears)》

*这安利我要卖到什么时候啊好累

——————————————————————


【对幽闭的恐惧】

你有幸亲眼目睹,鹤丸国永悠闲漫步在狭窄的吊臂上,神情淡定从容,姿态优雅大方,动作协调而灵活,仿佛不是行走在高空中的吊臂上,而是漫步在安全的地面……

这只鹤的胆子也忒大了,居然敢在塔吊吊臂上做出这么危险的动作……

虽然看上去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但着实让人感觉心惊肉跳啊,生怕他一不小心就……

还是不要继续想下去了,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赶紧爬过去,你摇摇头,抓着钢条,继续缓慢地、一点一点地往前爬。

不知怎么,脑中突然闪过一句话:

“The crane is walking on the crane”

巧合的是,鹤和吊车,起重机的英文单词相同。

“但这不是你可以在上面随便浪的理由……!”

……

经过一番艰辛曲折的爬行,你终于熬过了难关,脱离了恐惧对你的支配,活着回到了地面上。

从来没有感觉到,双脚站在地面上是多么美好而踏实……

你从塔吊吊臂上下来时,不禁在心里感叹一声。

“快看,我找到出口了。”

鹤丸国永站在楼顶门旁边,向你挥了挥手。

回想起之前在吊臂上时,他虽然走在你前面,却总是有意识地和你保持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还时不时回过头,看看你的情况……

明白了他在以自己的方式关心你,你的内心流淌过一股暖流。

不过……

“话说,这个出口也太明显了吧喂!”

你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心想这个迷宫的创建者绝对是偷懒了吧。

因为出口不仅就是那扇门,而且上面还写着大大的“出口”两个字……

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就是出口一样,真是十足的恶趣味……

不对,总感觉哪里不对……该不会是陷阱吧?!

你正想提醒鹤丸让他先不要打开那扇门,然而为时已晚……

“门后会有什么样的惊吓在等待我呢?”

某人的淡金色双眸闪烁着兴致勃勃的亮光,带着一脸“我要搞事”的表情,握住门把手往下拉……

瞬间,周围的场景开始崩塌、扭曲,待回过神时,你们已经掉进了一个全封闭的狭窄空间里。

没有窗,唯一的门嵌在墙上,也许要触发什么楼梯机关,然而你却无暇顾及这些。

因为,在这个全封闭的狭窄空间里,位于左右两边的墙,墙面上密密麻麻地分布着根根尖刺……

在天花板上惨白的灯光照射下,那些尖刺闪着格外冰冷的寒光……

不仅如此,你明显看到,左右两面墙正不断往中间靠拢,那些骇人的尖刺也离你越来越近……

恐惧渐渐袭上你的心头,你很清楚,如果不及时逃出去,下场就是被逼到退无可退,然后被尖刺贯穿……

“……不错啊,真是吓到我了……”

你转头一看,鹤丸国永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如同往常一样,表现得云淡风轻。

但你总感觉,他的语调比平时更低沉了一些,情绪也比平时更紧张一些。

也许是你的错觉吧,你想要更仔细地观察他时,那些违和感却统统消失不见了。

“不认真对待可不行呢……在被包围夹击之前,我们得快点想办法出去了,对吧?”

鹤丸国永突然紧紧握住你的手,在惨白的灯光照射下,他的手显得更苍白了,你感觉他的手温度偏低,一丝丝凉意从双手交握处,逐渐传递到你的身体。

“啊,说、说的也是。”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握住你的手,但你还是回握住他微凉的手,感觉那只手顿了顿,握得更紧了。

随后,鹤丸国永拉着你,一起在这个狭窄的全封闭式空间里争分夺秒地寻找线索。

地面上似乎有一个谜题,鹤丸国永刚扫视一眼,就迅速而熟练地解开了,仿佛这不过是小case……

在他解开谜题的一瞬间,原本空空如也的地方,突然出现了阶梯,正好能让你们够着那扇门。

“好厉害啊,鹤丸,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解决了。”

你惊讶地瞪大双眼,看着他,从未想过他竟然如此擅长解谜游戏。

“嘛,这种类型还不算是最复杂的,多做几遍就完全掌握了。”

听了他的回答后,你想起之前在高空的吊臂上时,他说过自己已经通过了森林和雪山两道关卡……

所以,鹤丸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成为了如今的解谜小能手……

“听你这么一说,还有更复杂的?”

“嗯,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是简单点为好……”

在你们说话时,原本静止了几分钟的墙壁又往中间靠拢了。

“什、什么?!它、它又开始动了,糟了,如果不快点出去的话……”

你紧张得手心里直冒冷汗,身体微微颤抖。

“冷静一下,你的恐惧传达到我的身上了,弄得我也有点紧张了。”

如同谈论“今天天气真好”一样,鹤丸国永表面上看不出有任何端倪。

明明是玩笑般的话语,你却能感觉到,他的身体确实有些僵硬……

你深呼吸一下,试着平复过于紧张的情绪。

“抱歉……”

你还想说些什么,但鹤丸国永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有些急切,你被他拉着在这个狭窄的全封闭式空间里,来来回回地快步走,看着他格外认真寻找线索的身影,你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只是默默在一旁看着。

总感觉,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待的越久,鹤丸国永的情绪就越不稳定……

虽然一开始,他堪称完美地隐藏了自己的情绪,让你以为是错觉。

但在最后,不断逼近的墙壁,逐渐缩小的空间,还是让他的心理防线出现了一些漏洞……

再结合之前突然握住你的手、偏低的有些不寻常的体温,以及说到紧张时,变得有些僵硬的身体……

因为紧张而不去过多在意,或者下意识忽略了这些细节,你现在仔细一想,能从中发现不少奇怪之处。

其他的举动不说,光是说到紧张时,变得僵硬的身体这一点,就有点奇怪。

总感觉,他在试图用这样的说法,掩饰自己内心的焦虑紧张……

你的心里已经隐约有了答案,但你不准备说出口。

……

最后,你们在通风口找到了门的钥匙,终于在墙壁合拢之前,打开门,逃出了这个完全封闭的狭窄空间。

脱离了那样的环境后,鹤丸国永马上恢复了正常,之前那些焦虑紧张的情绪,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

算了,不论是为了缓解焦虑,抑或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做出种种异常行为,现在已经没必要去思考了……

因为,已经从那里逃出来了。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鹤丸国永围着你转了一圈,从头到脚仔细检查了一遍,确认你没有受伤后,神情明显轻松愉快了不少。

“啊,我没事,谢谢……”

其实,我更担心你的情况……

后半句话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口。

直觉告诉你,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你只得把话咽了下去。

“嗯?怎么了?”

“不,没什么……我们去找其他人吧,不知道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如果他刻意隐藏着某件事,不想让你知道,那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比起贸然揭开,还是在未来的某一天,由他自己主动告知你这么做的理由比较好……

你心里有些闷闷不乐,但还是打起精神来,迎接下一个关卡。

却未曾察觉,你们自从逃出封闭空间后,交握的双手,一直未被松开……




【鹤丸支线·完】

——————————————————————


后记

丧了好几天之后,我又回来了……

但是,我都写了一些什么玩意儿(:з」∠)_

所以说,心情不好的时候,不要更文……

也不要在更文的时候,听深沉黑暗向的歌……

【说着又自顾自地听起了Let Me Hear】